1118812791_114530458.jpg

在海外,直运可能不是一种新颖的商业模式。Dropshipping被称为“单件发货”,也为国内卖家所熟知。关于它是过时了还是死了的讨论在海外媒体上依然不绝于耳。

但是,还是有很多卖家是这样操作的。但并非所有平台都欢迎代理。龙海研究院分析师向品牌工厂介绍,直运是易贝、亚马逊等电商平台上的违法行为。亚马逊今年2月出台了针对直运的措施,抓到了第二个封印。

然而,与亚马逊不同,独立网站SaaS对这种模式持友好态度。有数据机构根据海外主流建站工具Shopify、SquareSpace、WooCommerce店铺的统计发现,约27.86%的WooCommerce店铺采用单件分销,对应的SquareSpace店铺占21%,Shopify约占11.8%。

以生态布局最丰富的Shopify为例。在其应用中,“托运”类别下的搜索结果最高可达275条。这些应用多为“一件发货”的卖家提供产品选择和供应链服务,让卖家专注营销。

这可能是中国影响力最强的领域。除了全球速卖通和其他平台长期以来作为此类卖家的“货源”,大量中国公司正在以提供分销解决方案的形式加入Shopify应用生态系统。

许多“一对一”应用程序的创业故事都是从订单的人工处理开始的。在没有自动处理工具的情况下,他们苦恼于这种方式的重复和低效,在发送表格的过程中出现各种错误。

Oberlo的联合创始人托马斯斯利马斯(Tomas Slimas)仍然记得他在2014年作为“单件交付”卖家的时光。“我记得我们几乎每天醒来,从Shopify导出我们所有的订单,然后以CSV文件的形式发送给我们的供应商,以便他们可以下载,手动添加跟踪代码,然后发送给我们,然后我们再将它们导入到Shopify。”

于是,就有了2015年他和其他创始人创办的Oberlo。最初,Oberlo也被称为“阿里进口商”。它唯一的免费功能是导入产品并自动更新库存和价格。

在Oberlo成立的同一年,一些中国公司注意到了当时卖方进行寄售的痛苦。这也是深圳一代解决方案Eprolo的由来。

在推出Eprolo之前,该公司曾是一家跨境电子商务卖家,在全球速卖通、易贝和其他平台上销售各种电子产品。当时,许多Shopify卖家开始通过他们在全球速卖通上订购商品。然而,随着此类卖家的不断增加,双方都发现很难通过全球速卖通处理订单,因此他们尝试使用Excel表来处理全球速卖通以外的订单信息。很快,Eprolo团队选择推出自己的应用,并在Shopify的应用商店中发布。

这是国内首批进入Shopify应用系统的公司之一。当时还是Shopify尝试建立自己的应用生态系统的初级阶段。2009年,在App Store的第一次迭代中,只有不到12款应用。2013年,Shopify应用商店的应用数量增加到100个。此时,这100个应用程序由一个3人团队管理,其中一人是实习生。到2015年,Shopify应用商店的应用数量已经增加到900个。

当年,除了Eprolo,国内很多跨境电商都发现了海外卖家对“一件配送”的需求。仅在2015年,分众科技就完成了对美国直送服务平台Doba的收购。植根于浙江义乌的义乌措佳贸易有限公司也于当年成立,很快成长为集产品采购、订单处理、运输履行为一体的平台。

很快,Shopify也注意到了“一一”,并于2017年完成了对Oberlo的收购。在这一年,有机构对Shopify应用商店的评论数进行了分析,统计出了评论数最高的25款应用。Oberlo以1021条评论位列其中,2017年,Shopify应用商店中的应用数量已增至1800款。

这就不难理解Shopify为什么对“单件分销”感兴趣了。2022年10月,Shopify总裁哈利芬克尔斯坦(Harley Finkelstein)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每次去华尔街参加零售会议或投资者会议,都会听到有人质疑“一对一”的模式。但是哈利芬克尔斯坦持有不同的观点。“实际上,我认为他们完全忽略了这一点。作为一种商业模式,一对一是创业的入门方式。”

从“一个一个”开始涉足电商,这是海外卖家常见的创业方式。如今的DTC品牌独角兽Gymshark的发展之路也是从一代人开始的。10年前,大学生Gymshark的创始人本弗朗西斯(Ben Francis)创建了Gymshark的第一个版本,然后他和他的同学刘易斯摩根(Lewis Morgan)通过这个网站“销售”健身补充剂。他们用寄售赚的钱和弗朗西斯在必胜客当送货员的钱买了一台缝纫机和一台丝网印刷机,开始自己做健身服。这是Gymshark的原始故事。如今,这个运动DTC品牌的整体估值早已超过14亿美元,2021年宣布IPO计划。

更重要的是,一对一为打算通过Shopify建网站的新手卖家解决了货源问题。

截至目前,Shopify应用市场仍有一款新的代理应用上架。在Shopify的开放应用生态中,“代理投递”类别下的搜索结果多达275个,这可能是中国公司最强的类别之一。

2022年5月,跨境电子商务SaaS软件服务提供商DSers完成了与Shopify子公司Oberlo及其自有同类软件的合并,涉及金额近1000万美元。有媒体称,两者合并创造了中国SaaS与海外SaaS合并的跨境电商第一记录。

两者合并后,DSers成为目前所有Shopify代理应用中安装量最高的产品。据Shopify Hunt估计,截至目前,DSers累计安装约9.2万次,远超Printful约3.73万台的安装量。

无论Oberlo还是DSers,在Shopify应用商店的累计下载量都离不开他们背后的全球速卖通。DS创始人赵兴龙曾在一次分享中介绍,国内部分DSers会通过其他供应链B2B平台运营直运模式,会涉及到基本的采购、分拣、包装、物流等环节。但是,全球速卖通可以直接运往海外,这将减少巨大的不必要的劳动力成本。

于是,越来越多的海外平台开始拥有Shopify,开始入驻,为独立站卖家提供更广泛的选择。

比如加拿大成立的Spocket,希望在中国以外找到“货源”。2018年8月21日,该公司完成120万美元融资时表示,其批发商主要位于美国和欧洲,但也有加拿大、亚洲、澳大利亚、巴西等国家和地区。

单件配送服务也逐渐开始进入更多的垂直领域。例如,2021年4月5日,GreenDropShip在Shopify应用商店上推出了一个新的应用程序,允许Shopify卖家将天然和有机食品添加到他们的商店中进行销售。GreenDropShip表示,已经支持了超过2万种产品,包括食品、饮料、维生素、护肤品等。

在国内,很多公司也选择在阿里之外寻找供应商,建立自己的供应链体系。在Shopify应用商店中积累了约24400个安装单元的CJDropshipping就像是一个结合了速卖通和Oberlo的应用。部分供应商已提前入住并备货至CJ海外仓库。

现在,大厂商也盯上了这块业务。2021年8月,阿里巴巴国际站的一个分销区也接入了Shopify系统,开始提供自己的官方业务。

JD.COM还宣布了与Shopify的合作计划。随后在12月15日,JD.COM为Shopify卖家推出了“一站式购物平台”JD Sourcing(JD.COM采购)。JD Sourcing还在其帮助中心明确列出,它将提供比竞争对手(如全球速卖通和其他托运服务提供商)更低的产品定价;京东物流可以为中国和美国的跨境卖家提供跟踪物流信息和端到端的物流服务。

不过,Shopify可能更乐于看到竞争的出现。有海外媒体发现,很多海外品牌之所以使用代理,也是在与亚马逊的竞争中的一种选择。通过亚马逊建立的供应链体系,消费者几乎可以在任何网站上找到各种商品,亚马逊还可以提供快速甚至免费的送货服务。

对于亚马逊的竞争对手来说,在其网站上提供各种各样的产品至关重要,因为如果购物者在网站上找不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很可能会在亚马逊上搜索。迫于压力,他们只能选择快速扩大网上库存,简化运输物流。